你遥远而又痛苦,仿佛已经死别。

说起来有两年多未见,时间怎么如此快
今天视讯时说到归期,我说我早已错开
瞬间你竟然沉默了下来,我便也跟着你沉默了下来
不知是你在遗憾,还是你以为我在遗憾,在替我遗憾
所有其实都悄然发生了变化,所以在认定不可能的时候,我感谢有时空的相隔
但在这短暂无声的一瞬,仿佛回到两年前的清晨
你叼着牙刷满嘴泡沫,水热了,唤我洗漱晨餐

1 / 8

© J | Powered by LOFTER